李颖:不再抱怨命运不公

来源:   2015-10-10 00:21  编辑:  人气:

导读:  姓名:李颖   年龄:40岁   症状:视力低于0.01   职业:盲人按摩师   梦想:像健康人一样生活,全家人都身体健康;能有一座大房子,三分之一做盲人按摩,三分之一为脑瘫患者锻炼活动区,三分之一做志愿者办公区。   最理想的生活   视力残疾分为低视力和盲

  姓名:李颖
  年龄:40岁
  症状:视力低于0.01
  职业:盲人师
  梦想:像健康人一样生活,全家人都身体健康;能有一座大房子,三分之一做盲人,三分之一为脑瘫患者锻炼活动区,三分之一做志愿者办公区。
  最理想的生活
  视力残疾分为低视力和盲人,我是先天近视,小学第一次配眼镜就800度,到中学时已经2000多度。后来剖腹产造成视网膜脱落,视力0.01,达到盲人的评残标准。
  孩子的爸爸在他1岁半时走了,是我主动提出来的,我的眼睛和普通人相比,看东西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,生活肯定有很多不方便。那时心情也不好,什么都不做,正值我姥姥癌症晚期,我觉得他不论从经济上还是精神上负担都很重,把他压得受不了。结婚前也想过可能遇到的问题,但没想到会给他这么大的压力,每天看他都非常压抑。本来两个人结婚是为了幸福,如果只有压抑不如放他走,他现在再婚了,有一对双胞胎女儿。
  直到现在也是,哪怕自己困难点,也不想让别人太为难。所以你要问我的梦想,就是像健康人一样生活,全家人都身体健康,如果还有什么更大的梦想,那就是在此基础上,能有一间足够大的房子,三分之一开店做盲人,三分之一为脑瘫患者锻炼活动区,三分之一做志愿者办公区,因为我现在同时做着盲人和志愿者活动,这个愿望这辈子可能实现不了了,这是我最理想的生活。
  离家出走山西近十年
  孩子的爸爸离开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我妈有精神病,虽然生活能够自理,但从早骂到晚,一口水不喝也不嫌累,换作我是女婿,也受不了。
  我妈曾经拿着菜刀追我,那时候年轻,真受不了,就“离家出走”了。也没去陌生的地儿,便回我爸的老家山西了,那边有亲戚。
  我职高的专业是美容美发,于是在太原开了一个美容美发店。门前摆好几张台球案子,尤其夏天,很多人玩儿,我也爱玩,眼睛虽然不好,戴着厚眼镜也凑合能看见,瞎蒙着还能当台主。同时进了一个乐队,跟他们走穴出去唱歌,大多是薪酬微薄的公益演出,图个开心。
  待了两三年后,我觉得很累,有回来的想法。要回的时候,我弟得了肝炎,当时花了好几万块钱。我爸爸那时已内退,一个月就300多块钱工资,我知道家里特别需要钱,就没回来,就这样在山西待了八九年。那时候,差不多两三个月就要给我爸寄1万块钱。
  最脆弱的地方最先受伤
  后来,我姥姥癌症晚期,指明要我回来伺候最后的日子,小时候在姥姥家生活,我们之间感情很深。20岁时离开北京,快30岁时我回来了。
  我29岁怀孕,剖腹产时麻药打得不够,动手术时意识很清醒。手术台上方的天花板是玻璃,也不知怎么回事,以前看不清,那天的过程看得特别清楚,看见血扑哧扑哧地往外冒,就跟死过一回一样。
  手术造成我的视网膜脱落,可能哪最脆弱哪就最先受伤害吧,现在视力是0.01,不是全盲,但也无法过正常人的生活了。刚开始时,心情非常差,什么都不想干。社区领导找我谈了好几次心,那会心里别着劲儿,不理解人家,以为是为了不让我吃低保,为了完成片区就业任务。后来人家说,“不是非要取消你的低保,你觉得工作收入能负担你们娘俩,可以申请取消,如果觉得不能负担,完全可以一边工作一边继续享受低保,但总在家闲着,没病也憋出病了。”
  在残联的帮助下,我到盲校学,拿到初级、中级、高级师资格,之后在北京联合大学完成三年的成人教育课程,现在已走出那段心情灰暗的日子,工作能让人重新振作。
  领着孩子们做公益
  我在家里开盲人店,可以一边照顾老父亲一边接待顾客。北京奥运前夕,全城都行动起来了,我们小区里,很多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太都在做志愿者的活动,各有各的难处,但大家都愿意出份力。我也干不了别的,就和片区领导商量,免费给志愿者做,那也很不少了,我们片区有2000多志愿者和值班安保人员,不过没有都来,很多人不忍心累着我,总共做了五六百人。
  奥运期间,还和店里工作人员在一个志愿者岗亭做诸如打气、指路等。做志愿活动慢慢变成习惯,一直坚持到现在,开始是我自己做,后来儿子加入进来,之后来了更多小学生,最小的7岁,大的十几岁。残疾人做的工艺品,我们帮他们义卖,收入交给市残联。
  不仅帮助了残疾人,对孩子们也是很好的挫折教育。孩子们经常会碰到不理解他们的人,还说他们“你们这么小就出来骗人,倒挺会挣钱的”或“你们被大人利用了”。
  以前孩子们会哭鼻子,跟我发牢骚,慢慢地会和大人详细解释收入去向。倒是我,可能因为有病的原因,有时比他们还脆弱,骂他们时,我还会哭鼻子。孩子们反过来劝我,“你别哭了,这种事咱们见多了。” 带他们出去玩,孩子们看上去很活泼天真,遇到事儿了会感到,他们真的在长大。
  带着儿子漂泊也幸福
  在家里开店时,我给我妈在家附近租了一间房子,她吃饭的时候回来。今年她强烈要求回家住,她回来,我就没法在家干活了。换我是个消费者,也想有相对安静的环境放松一下,她的病常常让她屋里骂完屋外骂。
  儿子有天扑到我怀里,说不想在这个家住下去了。我带着儿子到百会堂盲人店帮忙,不要工资,管吃管住。一到晚上,我们把室里的两张床拼一起,床很窄,但我搂着儿子睡在上面,漂泊着也很幸福了。
  前几年,儿子得了肺炎,不停咳嗽发烧,又是自己带孩子,着了不少急,后来检查出身体多处肿瘤,子宫、乳腺都有,我姥姥就是子宫癌和淋巴癌去世,可能和我家遗传有关,也和那段时间的着急上火有关。
  现在每天都挺开心的,肿瘤不想它也不去管它,每天锻炼,喝五行蔬菜汤养生。我这人心态正,不再抱怨命运不公,先天得到的不好,后天经历得好,碰到了很多好人。
  晨报记者 王文韦 文并摄
热点资讯